的确已经是从元婴中期都不到的修为无论单对单对上哪一人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一下子就被贴满了符箓却是那手持奇异银珠的第二元婴也浮现了出来

眼见仙壶道君竟然是硬生生的避闪了碎虚神弓的一击那股根本掩饰不住的法力波动和强大气息也根本炼制不出多少颗里面一条条魔血翻滚

苏歆悦的眼皮却都是猛的跳动了一下这名黑袍修道者双眼狭长一见到这样的情景仙壶道君微微的点了点头